梦断校园·亚菲

编辑:中用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4-05 04:24:50
编辑 锁定
《梦断校园·亚菲》是2010年西安出版社出版的图书,作者是琉莎。
《梦断校园·亚菲》是琉莎的小说作品,是一部严肃的现实小说,对现实的某些事件的定性并非痴人梦语,而是做为人性人生的法则揭示。
《梦断校园·亚菲》没有特定背景,只是大学四年校园内外,可书中的第一人称一出来,就是在外面已经混了三十七年,再回西堡时已是一九九二年冬天,书中既有徐博亚先生对他三十七年前,二十四岁时和俄罗斯将军一起共事的日子追求,又有引人注目的三十七年后的海湾战火。这样,琉莎《梦断校园·亚菲》反映现实生活中最具影响的一段时代特征的一切你就明白了,整个中华民族的命运几乎都在这本书中得到展示
书    名
梦断校园·亚菲
作    者
琉莎
ISBN
9787805946894
类    别
现实小说
页    数
333
定    价
43.00元
出版社
西安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0-8
开    本
32开

梦断校园·亚菲内容简介

编辑
《梦断校园·亚菲》是琉莎的小说作品,是一部严肃的现实小说,对现
实的某些事件的定性并非痴人梦语,而是做为人性人生的法则揭示
《梦断校园·亚菲》没有特定背景,只是大学四年校园内外,可书中的
第一人称一出来,就是在外面已经混了三十七年,再回西堡时已是一九九二
年冬天,书中既有徐博亚先生对他三十七年前,二十四岁时和俄罗斯将军一
起共事的日子追求,又有引人注目的三十七年后的海湾战火。这样,琉莎《
梦断校园·亚菲》反映现实生活中最具影响的一段时代特征的一切你就明白
了,整个中华民族的命运几乎都在这本书中得到展示。[1] 

梦断校园·亚菲编辑推荐

编辑
《梦断校园·亚菲》由琉莎所著,它是一部关于女人的书,却又不叫做中国的《安娜·卡列尼娜》。小说描写了作家欧阳琛与古立,美术学院研究生(油画家)祁韶华与何丹,“贵族子弟”姜泽楠与亚菲三条主线由此勾起的校园内外的一群男女大学生间的日常往来和思想、情感的交流。

梦断校园·亚菲序言

编辑
我不想给这部书作序,尤其目下人们都不要思考的境况里。就如狠心的
  母亲生了儿子又不要去承认这孩子是谁生的一样。三十三万字历时五载,五
  易其稿,尽力地使它完美,又尽力地做着使谁都不要去读懂它。
  这是一部关于女人的书,记得一位西方预言家讲过,在中国这么的国度
  里不会生出列夫·托尔斯泰来,可我终于做完了我会做的事,又不叫做中国
  的《安娜·卡列尼娜》。
  一种凝注着良知和道德而又使你模糊不定地蓄藏着种种关于淫和私的欲
  念,如一具从河底里打捞上来的臃肿的没有血色了的毫无挂牵的尸躯,周围
  却还要围着许多只面目慈善的狗,这世界最清楚不过的东西大概莫白于此了
  。
  上帝赐福于您!
  福将您化为祭礼!
  人——是一件祭品!
  “女人,您在不住地编织着给自己的梦,却为何又同时地不住地给自已
  挖掘着往进跳的一口井……”。
  写到这里,我琉莎不会知道自己会是什么东西了。
  琉莎

梦断校园·亚菲后记

编辑
人生爱情琉莎妙论
  《梦断校园·亚菲》的出版发行,为琉莎赢得“爱情心理探索大师,,
  的称号,对爱情这一古老永恒的主题,许多大学请他讲专题。
  “人们总以为爱情希望以婚姻形式完成,是爱情的结局,.但婚后生活
  中各种家庭整体、个人价值、家庭事务与事业责任矛盾冲突常使爱情出现危
  机,人就是个矛盾体!”琉莎说,很从容。
  爱情是文化的碰撞,文化差异为爱情带来生机,它使两人互具引力又储
  藏了一种危机,早恋的概念不恰当,如果不是理智地谈爱情,谈了吹,吹了
  谈,婚了离,离了婚,周而复始,到老头老太时大家还是在早恋。恋爱是感
  情成熟,理智与否而不是年龄。智者按理性行事,愚者才跟着欲望感觉走。
  这是我挤夹在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学生中听琉莎的讲演中归纳的。
  没有才智和事业的追求就不会有爱情,琉莎把爱情推到一个极高度。他
  说以他人幸福为目的的爱是爱的实现,以个人私欲为目的爱是爱的破坏,这
  是《梦断校园·亚菲》的爱情观。
  人生是四个字的砝码,看你如何摆布,这就是“人生游戏或游戏人生”
  。对于驾驶生活的人永远是后者,对于乞求生活会给他什么好处和优厚的人
  永远只能是可怜的前者。
  有一回琉莎去听音乐,崔健在一无所有中呐喊了许久也没给他什么,只
  是让他的脑子忽而轻松了一下,就像他乐于经常去跳狂欢的迪斯科换脑子一
  样,但贝多芬的“春天交响曲”却使他每每听后会体味到一种做人的快输和
  力量。这是他对通俗的和艺术的不同物件的见地,他说只有艺术才能启迪你
  ,带给你真美。但他说,他的生活又不缺少那些歌星,时装模特的扭捏和嘶
  喊去调解他的情趣,他把她们作为一种生活现象,往往在创作素材的涉取上
  比换换脑子获取得要更多。
  做中国这块土地上的第一个列夫·托尔斯泰!到这时候,我就无法弄懂
  琉莎了,《梦断校园·亚菲》沉甸甸的,没有一点水分,就像琉莎思考的:
  一种凝注着良知和道德而又使你模糊不定地蓄藏着种种关于淫和私的欲念,
  如一具从河底打捞上来的臃肿的没有血色了的毫无挂牵的尸躯,周围却还要
  围着许多只面目慈善的狗,这世界最清楚不过的东西大概莫白于此了。女人
  ,您在不住地编织着给自己的梦,却为何又同时地不住地给自己挖掘着往进
  跳的一口井……
  走出琉莎的寓所,回头再看,阳光很沉着地照着他沉毅的面孔,该添块
  炭了,我想起我们围炉火而谈时炉火已没有了煤,而他家的炭,已烧光了,
  看看邻居或其他什么地方能借上一块,这个冬天没有炭,你没法儿过下去啊
  !
  那时,我看到亚菲的手绢上写着她留给姜泽楠的信:
  “倘若我走了,请你不要为我祈祷……让弗洛伊德的神灵永恒吧。”

梦断校园·亚菲文摘

编辑
珊珊在汉阳姥姥家“度假”的日子超过起先的日期是第八天了,可在现
  在她还是不想从这儿离去。主要在来的一个车厢里她相识了青年少尉林漪,
  她知道这位年轻军官就是她来的这座城市里署长的儿子。她对她能和他的相
  识;这位军官留给她的印象;那美貌动人的西洋人一样的蓝的眼睛;悬在半
  空里的鼻子;珊珊不能一下子就这么将它丢开。可是还得在明天就赶回西堡
  ,因为离开课只有两天了。得返回西堡,继续读她大学里的那些书。
  整个夜晚珊珊显得格外兴奋,整理着她和林漪在一起拍下的照片,她希
  望她回到西堡后他能时常去她那儿,最后她想到了在下个学期里她要进入学
  生会,她担任学生会主席后将会使她在整个校园里引起大家的注意。这些事
  情使她在心里发出着冲向嘴角边的微微的甜笑。
  “我真幸运,我做什么事儿都这般幸运。”珊珊这样地给自己兴奋着。
  已经三点钟了,外祖母在屋外喊过之后,珊珊还是不能去睡,坐在床边
  兴致勃勃地对着壁墙上镜子中映出来的自己的那鲜艳的脸,她被这少女现在
  迷人的酒窝和翘起的朝外露出一只镶金牙的嘴角全逗动了。
  女大学生古立在周末的舞会上相识了作家欧阳琛。欧阳琛的情感顿然起
  了变化,不像对于先前的林薇、吕曼那般来得缓迟,而在他给她的第一封信
  里就写了这样的话:
  “……请相信,无论什么时候,什么情形里,你是我的妹妹、情人、妻
  子,我都是满意的……”
  欧阳琛的信使古立不能确定在起初给欧阳琛的信里约下的日期再去不去
  他那儿。对于有人朝她倾爱,在先前是有过的,可从都没有这位青年作家这
  回来得这般猛烈和快。
  已是周六散完课的日子了,古立还是不能确定这件事。她在想,她去了
  欧阳琛那里会不会给他的想法中构成一种印象,即她已经同意了在他给她信
  里的全部观点,或者说这样一来,将不能白容地使大家谁也无从摆掉和洗脱
  将会发生的一件事情,可她又不甘愿就这样把这件事放过,在她的心里犹如
  有一位观梅止渴的人儿在树下站着,一直地候立了十九年,可在梅荔要热得
  掉落在那人口里的那阵子儿,却忽然地又被那人想到了里面会不会有虫子,
  古立显得格外矛盾。因为,对于这个欧阳琛,她只知道他精干,有名望。其
  他以外的,在她预先思考的关于幸福的因素里还不能显得十分明朗。
  古立征得了珊珊的同意之后,于第二日的上午便和她这个素日要好的中
  学时期同学一道叩开了作家欧阳琛的门。
  是学生吕曼开门迎接了客人。屋子里已有了许多人,陆续地又有人进来
  ,不多会儿,主人也回来了。随着大家在一起的攀谈和欧阳琛给她们的相互
  介绍,先前一直在古立心里盘错着的迷团总算驱除了。她在欧阳琛那里知道
  了这些女学生是来自七所大学,到这儿来一起座谈欧阳琛的小说。她和大家
  一道度完了这个周日,这是一个对古立从来未有过的、填满激情和欣慰的周
  末。
  “圣诞日”又是一个星期的周日了。古立宿舍里的同伴们做了要“欢度
  ”的打算。这种想法是在先就有了一种努力。不只是因为她们所处的学校和
  离学校不远的地方里没有像样的教堂,而是她们起初就不信天主,这种节日
  对于不是洋人又不是基督徒的古立和她的同学们历来都不会有多少兴趣,三
  年的大学生活里从来没有把它看做一回事。
  教堂设在琉璃街中段朝西的一个口的拐弯处。几间破旧的土瓦房套凑起
  ,圈成一樽八角式的由着土、木垒起的双座圆顶。从里看去全然是通的,一
  直地通向圆穹的阔宽得由着许多廊道和壁门砌起的通道的墙,加着是圣诞日
  ,又加着大家都是头一回的突然觉到得对教堂有点兴致,所以,这个晚上,
  墙的内外灯火辉煌。
  执事在先一日就洗刮过了要准备的脸,仪服的下面不踏靴子,上旧式的
  圆口布鞋套挂上去。祭司手里的那本包着蓝皮儿的光泽夺目的书和挤夹在台
  阶中端由盖上白布的三顶长桌圈起的位子里突冒出来的桂花长褂在这个时候
  也显得愈加鲜艳,不难确辨穿这桂黄长服的人儿就是这里受大家最信赖、最
  尊敬的耆宿,依旧是同样的刚洗刮过的不留胡须的脸儿,胖肥的匀称,使本
  来矮小的身子由于脚下垫上去的木墩儿,在这个晚上也全然变为了高大的喜
  气洋洋的,红光进发的抖擞老头。
  七点多,教堂里挤满了人,有在这里做事的洋人。国人中除过少许的基
  督徒外,多是围热闹的年轻人,辉煌的殿堂里外簇拥着男女。古立的校徽被
  新添的浅褐色棉纱外罩覆盖着,手由欧阳琛的一只朝后的手拉牵着,好奇和
  新鲜,包括先前不有若何思考的想法给着欧阳琛朝前的拨开人群的那只手,
  使他和她的脚同时地从围着看热闹儿的人堆里退却了出来,而又把身子故意
  地在脚尖上偷偷地移入了由着通往殿堂的那个口,那个伸延在院子中端用砖
  砌起的花坛处的队伍里,有国人和洋人排列在一起的齐整的天主教徒队伍的
  尾部。
  “你会礼拜吗?”
  古立对着朝前的欧阳琛的耳朵压低着声音问道。
  “请不要说话,照着前边人的样儿去做。”欧阳琛的话语也同样地压得
  只有他和古立能够听见。
  于是,谁也不再做声了,全然是懒洋洋的一种神色驱除着初来时的兴高
  采烈,使劲地使已经移入队伍里的脚跟朝上提起,将鼻子和头屏在前边人儿
  的脊梢处。手和脚还得依着前边人儿的办法去做,动作跟得缓迟。可是嘴里
  又不能一起合上去唱,尽然先天有着不完全低等的对于曲目的鉴赏,而这种
  教堂里的曲子,欧阳琛还是古立,在第一次都显得格外的生陌。
  古立已经离去了的宿舍里,大家预先备好了菜和酒。可是谁也不知道今
  个晚上古立去了哪儿?一直地等得不能不使这里的每一位失去了耐性而感到
  厌倦的情形时,最后决定留下了古立要吃的那一份,就动起了各自抓东西吃
  的手。P001-003
参考资料
  • 1.    梦断校园.亚菲  .豆瓣读书[引用日期2013-01-23 11:16:06]
  • 词条标签:
    教育书籍 出版物 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