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叶儿·嘲贪汉

编辑:中用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5-27 14:33:23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梧叶儿·嘲贪汉》是元散曲作品,是一首小令,其作者不详。此曲形容世人爱财如命,为了钱财什么事都做,刻画出这类人贪得无厌、极端自私的形象,隐含着作者对贪婪者的极大讽刺。小令借助贴切的比喻进行夸张,把贪财汉的举止、心境描绘得淋漓尽致。
作品名称
《梧叶儿·嘲贪汉》
作品别名
商调·梧叶儿·嘲贪汉》
创作年代
元代
作品出处
《全元散曲》
文学体裁
散曲
作    者
无名氏
宫    调
商调
曲    牌
梧叶儿

梧叶儿·嘲贪汉作品原文

编辑
【商调】梧叶儿
嘲贪汉
一粒米针穿着吃,一文钱剪截充,但开口昧神灵⑵。看儿女如衔泥燕⑶,爱钱财似竞血蝇。无明夜攒金银⑷,都做充饥画饼⑸。[1] 

梧叶儿·嘲贪汉注释译文

编辑

梧叶儿·嘲贪汉作品注释

⑴梧叶儿:商调曲牌名,亦入“仙吕宫”。又名“知秋令”。小令兼用。北曲格律与南曲不同。此曲为北曲。
⑵昧神灵:欺骗良心。
⑶“看儿女”句:对待儿女像燕子衔泥一样的辛勤。
⑷无明夜:没日没夜的、不分昼夜地。攒:积攒,聚集。
⑸充饥画饼:喻谓财再多也是身外之物,到头来画​饼充饥一场空。[2-3] 

梧叶儿·嘲贪汉作品译文

一粒米用针穿着吃,一文钱剪成几块来花,一言一行无不昧着良心。对待自己的儿女就像衔泥筑巢的燕子,辛辛苦苦;对待钱财则如同嗜血的苍蝇,丝毫也不放过。没日没夜地积攒着钱财,到头来还是画饼充饥一场空。[4] 

梧叶儿·嘲贪汉作品鉴赏

编辑
无名氏的小令《梧叶儿·嘲贪汉》讽刺贪汉——贪财之徒,与唐代文学家柳宗元的小品文《蝜蝂传》有异曲同工之妙。
“一粒米针穿着吃,一文钱剪截充”,开头用两个极端夸张、但又似曾相识的具体形象——一粒米用针穿着吃,一文钱剪成几块来花,勾画出贪汉可笑可鄙的神态,一下子就触及到了这类角色重要的特点之一——悭吝。这种漫画手法是民间文学的讽刺作品中经常运用的,直截了当,泼辣痛快,形象鲜明,一语中的。“但开口昧神灵”,可以说是进而揭穿了贪汉性格的本质。他们为了钱财,无时无刻不昧着良心。“但开口”三字虽平俗然而深刻,把贪汉散发着铜臭的灵魂揭露无余,简单而透彻,一点也不含糊,也体现出民间语言的特色。接下来,作者用两个比喻形容贪汉两种表现形式不同,但本质毫无二致的生活哲学:“看儿女如衔泥燕,爱钱财似竞血蝇。”他们对待自己的儿女就像衔泥筑巢的燕子,辛辛苦苦,真是“甘为儿女作马牛”;对待钱财则如同嗜血的苍蝇,玩命地吮吸,丝毫也不放过。这两种态度,实际上都是这类人贪得无厌、极端自私性格的表现。他们不但为自己打算,从封建宗法观点出发,还得为子孙后代打算。为此,他们不惜损人利己,格外拼命地攫取钱财。这两句曲文,是生活经验丰富的人民群众对贪汉性格特征的高度概括,比喻通俗,都是生活中常见的现象,但都用得恰到好处。贪汉如此贪婪,结果却是:“无明夜攒金银,都做充饥画饼!”没日没夜的积累钱财,其实金银财宝,什么都不是,最后是“画饼充饥”,全是徒劳,一场空。至于为什么如此,作者没有明说,而是留给读者去体会。
这支小令讽刺的是社会上常有的人与事,这类人的下场,读者是能想象得出的。他们伤天害理,不择手段地聚敛财富,到头来不是为财害身,就是被儿女牵累,甚至于贻害儿女,绝少有好结果。作者用“画饼充饥”的典故来概括他们的下场,余味无穷,发人深省。[1] 

梧叶儿·嘲贪汉作者简介

编辑
参考资料
  • 1.    蒋星煜.元曲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0年7月版:第1164-1165页
  • 2.    商调·梧叶儿·嘲贪汉  .梦远书城[引用日期2012-12-11]
  • 3.    蒋星煜.元曲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0年7月版:第1454页
  • 4.    李汉秋 李永祜.元曲精品.北京:北京燕山出版社,1992年10月版:第165页
  • 词条标签:
    文学作品 文学 散曲 戏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