媭砧课诵图序

编辑:中用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5-27 21:20:48
编辑 锁定
作品赏析
作者从小就死去父亲,后来又丧母,家境较为贫困,他的童年生活,主要由于姐姐的教导与督促,因此,姐弟间也就具有一种特别亲密的感情。后来到三十岁时,他已经在京城做官,一面感于自己的学业日益荒怠,一面又回想到这段童年的受教生活,便请人绘了一幅图画,并写了这篇文章作为纪念和鞭策。这篇文章和蒋士铨的《鸣机夜课图》一样,反映了我国古代妇女对于子弟童年时代的学业以至品德教育的重视,从而收到家庭教育方面的良好效果。
作品名称
媭砧课诵图序
创作年代
清代
文学体裁
散文
作    者
王拯

媭砧课诵图序作品概况

编辑
作品名称:媭砧课诵图序
创作年代:清代
作者:王拯
作品体裁:散文

媭砧课诵图序作品原文

编辑
《媭砧(1)课诵图》者,不材拯官京师日(2)之所作也。拯之官京师,姊刘(3)在家,奉其老姑(4),不能来就弟养(5)。今姑殁(6)矣,姊复寄食宁氏姊(7)于广州,阻于远行。拯自始官日,畜志南归,以迄于今,顚顿荒忽(8),琐屑自牵(9),以不得遂(10)其志。
念(11)自七岁时,先妣(12)殁,遂来依姊氏。姊适(13)新寡,又丧其遗
媭砧课诵图 媭砧课诵图
腹子,茕茕(14)独处。屋后小园,数丈余,嘉树(15)荫之。树阴有屋二椽(16),姊携拯居焉。拯十岁后,就塾师学,朝出而暮归。比(17)夜,则姊恒执女红(18),篝(19)一灯,使拯读其旁。夏苦热,辍(20)夜课。天黎明,辄拯起,持小几,就园树下读。树根安二巨石:一姊氏捣衣为砧,一使拯坐而读。日出,乃遣入塾。故拯幼时,每朝(21)入塾读书,乃熟于他童。或夜读倦,稍逐于嬉(22),姊必涕泣,告以母氏劬劳劳瘁死(23)之状;且曰:“汝(24)今弗勉学,母氏地下戚(25)矣!”拯哀惧,泣告姊:“后无复为此言。”
呜呼!拯不材,年三十矣。念十五六时,犹能执一卷就姊氏读,日惴惴(26)于奄思忧戚之中,不敢稍自放逸。自二十出门,行身居业(27),日即荒怠。念姊氏教不可忘,故为图以自警,冀(28)使其身依然日读姊氏之侧,庶(29)免其堕弃之日深,而终于无所成也。
道光二十四年甲辰(30)秋九月。为之图者,陈君名铄(31),为余丁酉同岁生(32)也。[1] 

媭砧课诵图序注释译文

编辑

媭砧课诵图序作品注释

(1)媭(须xū)——古代楚人称姐叫媭,这里意思就是姐姐。砧(珍zhēn)——捣衣石。
(2)不材——作者自谦之词。官京师日——在京城做官的时候。
(3)姊刘——嫁给刘家的姐姐。
(4)姑——婆婆(丈夫的母亲)。
(5)不能来就弟养——不能到我这里来受我的赡养。
(6)殁——死。
(7)宁氏姊——嫁给宁家的姐姐。
(8)颠顿荒忽——颠沛困顿、神思不定的意思。荒忽,同“恍惚”。
(9)琐屑自牵——自己被一些零散细微的事所牵累。
(10)遂——实现,达成。
(11)念——想到。
(12)先妣——已死的母亲。
(13)适——恰好,刚才。
(14)茕(穷qióng)——孤独貌。
(15)嘉树——美好的树木。
(16)橼(船chuán)——放在梁上支架屋面和瓦片的木条。这里引伸为“屋”的意思。
(17)比(臂bì)——等到。
(18)女红(工gōng)——指妇女所从事的纺织、刺绣、缝纫等功作。红,同“工”。
(19)篝(勾gōu)——用灯罩罩着。
(20)辍(绰chuò)——中止,停止。
(21)朝(招zhāo)——早辰。
(22)稍逐于嬉——稍微贪求游玩。逐,追求。嬉,游玩。
(23)劬(瞿qú)劳瘁(翠cuì)死——过度劳累憔悴而死。
(24)汝——你。
(25)戚——忧愁,悲伤。
(26)惴惴——忧惧貌。
(27)行身居业——意思就是在社会上立身行事。
(28)冀——希望。
(29)庶——庶几,差不多。
(30)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道光,清宣宗年号(1821—1850)。甲辰——1844年的干支
(31)铄——读朔(shuò)。
(32)丁酉同岁生——1837年(丁酉年)同年(即同科考中的人)。[1] 

媭砧课诵图序作品译文

《媭砧课诵图》,是我王拯在京城任职时候请人所画。我在京城任官时,嫁给刘氏的姐姐在男家奉养她年老的婆婆,不能前来京城接受弟弟的供养。现在她婆婆去世了,姐姐又到广州去依靠嫁给宁氏的二姐处寄居饮食度日,这样来京城又受阻于远途难行。我从开始做官时就立志向回归南方,然而到现在,颠沛困顿、神情恍惚,被许多琐碎的事情拖累自己,因而不能实现自己的心志。
追忆从七岁时母亲去世,就来依靠姐姐。姐姐恰巧刚刚守寡,再丧失了自己的遗腹子,孤单单地独自生活。她家的屋后有个小园有几丈宽,茂盛的树木遮盖着它。在树木之后,有屋二间,姐姐带着我居住于这里。我长到十岁以后,到私塾拜师求学,早早出门而晚晚归家。到晚上,姐姐就常常手做缝刺活儿,点亮一盏小灯,命令我坐在她的旁边读书。夏天屋内热得难受,暂停夜读课诵。一旦天亮,就叫我起床,叫我拿了小桌子到小园树下进行早读。在树根边放上两大石块:一块是姐姐捣衣用来作为砧板的东西,一块命令我就座读书。到“日出”的时辰,才送我入私塾。因此我年幼时常常一早到私塾里所诵读的内容竟然比其他童儿熟练。有时深夜读书疲倦了,我略微贪求玩耍,姐姐一定流着热泪把母亲劳累病死的情况告诫我,而且对我说:“你现在不努力学习,母亲在九泉是要悲伤的啊!”我悲伤至极,流着泪告诉姐姐,以后我不再说这些贪玩的话了。
唉!我无能现已30岁了。追忆十五六岁时,还能常常拿着书本靠近姐姐读书,每天内心不安于悲伤忧愁之中,绝不敢稍稍放纵自己。从20岁后出姐姐门,做人办事,一天天就学业荒废了,追想起大姐的教诲始终不能忘记,因此我找人画这张图用来警戒自己,希望让自己仍然每天在姐姐身旁读书一样,或许可以免除自己日益加深的学业荒废,而导致最终的一事无成。
道光二十四年(甲辰年 即1844年)仲秋农历九月。画这幅图的人,是好友陈铄,他是我于道光十七年(丁酉年即1837年)广西乡试中举的同年(即同届)生员。

媭砧课诵图序作者简介

编辑
王拯(1815—1876),原名锡振,后改名拯,字定甫,号少鹤,广西马平人。幼年丧父,家境贫苦,由母亲和姐姐做针线补贴生活。1814年(道光二十一年)举进士,授户部主事,充军机章京,官至通政使。王拯擅长古文,著有《龙壁山房文集》、《龙壁山房诗集》、《茂陵秋雨词》等。[1]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文言文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中国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