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色蒲公英

编辑:中用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3-31 08:58:33
编辑 锁定
英文名:Purple_Dandelion蒲公英属菊科多年生草本植物。头状花序,种子上有白色冠毛结成的绒球,花开后随风飘到新的地方孕育新生命。蒲公英植物体中含有蒲公英醇、蒲公英素、胆碱、有机酸、菊糖等多种健康营养成分,有利尿、缓泻、退黄疸、利胆等功效。蒲公英同时含有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微量元素及维生素等,有丰富的营养价值,可生吃、炒食、做汤,是药食兼用的植物。紫蒲公英:呈淡紫色的蒲公英,花语是‘传说的紫色’,属性暗。
中文学名
紫色蒲公英
植物界
菊科
英文名
Purple_Dandelion

紫色蒲公英紫色蒲公英的寓意

编辑
紫色代表着高贵、优雅、孤独。蒲公英的花语是:停不了的爱。
那么得出紫色蒲公英的寓意便是:孤独的爱,这种爱也是停不了,但不会在同一时间出现两个或以上的受众。即便有些感情在某人身上消失了,也会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复活,不是花心。因为,花心之人的感情,会在同一时间出现两个或以上的受众,而感情的取向是双向的。简单的说,就是感情需要交流,如果这种交流缺失了,自然这样的感情便不复存在。
既然无法继续存在在单向的两人之间,自然而然,感情会有新的归宿。即便周而复始不停的更换着感情的载体。但本人相信:
会有感情长久不变的那一天。
与尔偕老,老死我愿,才是紫色蒲公英飘落的目的地。

紫色蒲公英紫蒲公英的爱情故事

编辑

紫色蒲公英紫色蒲公英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位官位显赫大户人家,有个小女儿叫朝阳,长得非常美丽、聪明、贤淑善良,深得双亲的宠爱。可朝阳到了十七八岁时,还没有找到心仪的郎君,因为朝阳不喜欢那些达官贵人家的花花公子,而父母也不舍得心爱的女儿离开他们,所以对此事也并没有怎么放心里。
有一天朝阳带着贴身丫环在街上玩耍,她看到了一个挑着草药的英俊小伙子,那小伙穿着粗布衣裤,肩上搭着条擦汗用的旧毛巾,却长得眉目清秀、英气非凡。采药的英俊小伙子也注意到了美丽的朝阳,但是他们只能相视一笑,因为那时的传统观念是男女授受不亲,当朝阳目送小伙子的身影消失在人流后,她的芳心也已被带走。
在街上的邂逅相遇,让彼此的心中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朝阳时常向下人们打听那个采药郎的情况,她得知自己心仪的郎君叫蒲公,他曾饱读诗书,学识渊博,但是后来因其父母早逝,落得家境贫寒,所以才以采药为生,而蒲公也时常想起朝阳,可他想到自己家境贫寒,而心生自卑。
这世间让人永生难忘的莫过于情,蒲公和朝阳在承受着相思的煎熬,彼此都无时无刻的思念着对方,他(她)们终于抛开了世俗和传统的观念,偷偷的约会了多次,并互订终身,只愿此生长相依。终于,有一天朝阳鼓起勇气、害羞地对父母说:“爹、娘,有个采药的……叫蒲公的小伙子…女儿想…父母立刻明白了女儿的心思,因为她们早已听下人们说起过,父亲说:“朝阳呀,你也不小了,婚姻是你一生的幸福,蒲公出身低微、家境贫寒,应该知道父母是为你好,”亲人态度使朝阳很沮丧,但她的还是那么倔强,因为她的心是那样的恋着蒲公。
当朝阳再次跟父母说起此事时,遭到了父母强烈的反对,父亲用严肃的口气说:“我们绝不同意的,他想娶我家千金小姐绝不可能。”
“是啊!我们是实在不忍心让你受苦啊!孩子,你可得理解啊!”说着母亲流下了无奈的泪。
倔强的朝阳含泪说:“我今生非蒲公不嫁,如果您们不同意女儿的婚事,那女儿只好来生再报答您们的养育之恩了,”说完就冲出了房间……
父母没有倔强过女儿,更不愿意失去心爱的女儿,便勉强答应了。朝阳的脸上绽开了美丽而幸福的笑容,当然蒲公更是无比的感动与幸福。但是他们成亲后,父母和亲人对蒲公还是有很多的不满与岐视,朝阳看到父母和亲人的态度,她想不清为什么深爱着自己的父母竟然如此排斥着自己心爱郎君?朝阳和蒲公商量后做出了一个心甘情愿的决定-----浪迹天涯。
朝阳和蒲公后来浪迹到一个风景秀丽的小山村,在那里还有一个可挡风寒的破瓦窑,在瓦窑的前边还有条小溪,小溪边长着很多的兰色的野花,他(她)们决定就在此居住,瓦窑的生活虽然艰苦,但他们却生活的很幸福,并且朝阳还还生下了一个非常美丽、漂亮的女儿,在朝阳生女儿的那天,小溪边的兰色野花开得出奇的鲜艳,朝阳因此为女儿取乳名为------兰若。
然而由于局势荡乱,没过多久,蒲公被迫着去参军打仗了,这一去就是十八年!
十八年里蒲公遥无音讯,朝阳带着兰若坚守着瓦窑,父母送来粮食、衣服也不要,那些有钱人家的公子、少爷用金银珠宝来诱惑她,但她仍然是那么无怨无悔的在守望着她心爱的蒲公,她每天都要带着兰若到山上去,站在山坡上遥望着远方等着蒲公的归来,十八年里她们母女靠的只有那满山的一种不知名的野花来填饱肚子,到了那野花干枯的时候她们还拿回瓦窑取暖,朝阳和兰若提着篮子跑遍了附近大小的山,后来她们发现这种野花不但能吃,还有疗伤、美容的效果,原因是朝阳有一次在采花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擦破了皮,因没有钱去看郎中,朝阳只好躺在瓦窑的干枯野花上养伤,到第二天她发现伤已无大碍,她看到擦伤处粘了些干枯的野花,特别是兰若因长期服用这种野花,还用长满野花的小溪水洗脸而貌如桃花、美如天仙,朝阳每次带着兰若在山坡上看那随风飘逸的白色野花,她都会和女儿兰若说:“看,多美啊,它们在随风而舞,一朵一朵在天空寻找着伴侣,又飘落在大地的每个角落,到明年又有更多生命的鲜艳”。
十八年后一天,一个天大的好消息像一阵春风传入了朝阳的耳中,蒲公回来了!并且因战功卓著,已做了大将军,朝阳听后无比的激动、喜悦……这个她盼望了十八年的消息使她太过于激动,加上朝阳的相思成疾,她晕倒了……
瓦窑依旧,而前尘往事的爱恋就像昨天般回绕在蒲公和朝阳心头,蒲公爱拂着伊人已斑白的鬓发,眼前已是模糊……
朝阳在弥留之际,带着无限依恋的眼神对蒲公说:“好好照顾兰若,还记得山上遍地的野花吗?带着它们去前线吧,它们不但能吃,还能疗伤,当你们想我的时候它们就会随风飘扬在你们身边!”。说完后朝阳就化作成无数的白色花朵飘扬在天空。后来蒲公带着兰若和很多的野花离开了瓦窑,蒲公行军作战数万里,沿途他都会拿那些野花出来让它们随风飘落在大地,从此满山遍野随处都可以看见那美丽而自强的野花。”

紫色蒲公英紫色蒲公英

传说,谁能找到紫色的蒲公英,说就能找到真正的爱情--题记
“紫簪,你为什么这么傻啊,为什么啊! ”
“飞箭,等我,十八年后,我们还会相见的!”
他,紧抱着一个女子,好似在抱着自己的生命一样,怕风也会伤害她。而她,衣黄似阳,肤白如雪,是那么完美,只是嘴角留着一丝血迹,不,也许那不是血,因为那血是绿色的。风越吹越大,而她的声音却越来越小。
“ 飞箭,以后我不在身边,要学会照顾自己。还有,不要怪我挡下那一剑,你知道,我控制不住,控制不住照顾你,控制不住思念你,控制不住保护你,控制…”声音几近呢喃,“别说了,别说了!我不怪你,我怎么会怪你!”飞箭的话,她再也听不到了,一阵风吹过,她的身体慢慢随风飘散,化作点点白色,似雪,似絮,是血而他,盯着那白色,消失在林野中。
采桑子*飞雪
飞雪飘絮人远去,笑靥似梦,欢娱无踪,魂断香销一场空。绿林飘雪风吹絮,好梦谁懂,泪眼朦胧,遥看飞雪春花中。
十八年后“你听说没,陈府小姐紫簪,以花招亲,只要有花能打动小姐芳心,不论贫富都可迎娶小姐”酒馆向来是这种无聊消息的集散地。“听说了,说有好多公子哥拿着奇花桂木给她,她都毫不动心!”另一个人凑上来。“什么,你们说什么?她叫什么名字?!”一个乞丐模样的人跑了进来,眼睛放着光,脸扭曲着。“紫…紫簪,”那人显然是被吓坏了,竟磕吧道,可一看是乞丐,又立马镇静了,“呦,丑乞丐,你难道还有什么花么,我看还是我给你来个满脸花吧!”乞丐,大家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到的城镇,只记得一年,他跑进了城中,目光已然呆滞,衣服已然破烂,手向前张,似乎要抓到什么,口中喊着:不要走啊,紫簪,不要走!没人看出他在追什么,没人看到他什么时候停,更没人去看他的样子,城中从不多一个乞丐,也不多一个疯子。“紫簪,你果然回来找我了。”男人不顾打来的拳头,自顾的言语。
“客官,对不起,我这就赶他出去”小二一边道歉,一边拿着棍子驱赶男人。棍子打在男人身上,男人却毫无表情,似乎打的不是他,确实,十八年前的苦痛,他所剩的只是躯壳而已。突然,一个白色的东西飘过,男人眼前一亮,疯了一般,冲了上去,留下发愣的店小二。
一剪梅*醒
十八年痴梦方醒,春意澜珊,褴褛罗冠,狂人怎寻旧紫簪。天涯咫尺,昔日今年,看絮成花心迷乱。莫畏苍天,但惜因缘。奈何已渡梦再延,只为人间,昔日情缘。
三月后,湖边小楼。一女子身著素装,倚在栏杆上。人们都说她明眸皓齿,凝脂朱唇,一笑倾人国,再笑倾人城。可只有她的家人知道,这些话有一句错了,十八年,少女从来没笑过。也许,正因为此,那淡淡的忧伤,更令人彷徨。这是,云挡住了月亮,女子一声轻叹,几滴露水打在花朵上,好似花儿也在哀伤。十八年了,每一晚她都会做噩梦,不,也许是因为梦的太美,美的让人不敢去睡。她梦见漫山遍野的黄色花朵,不刻变成为一朵朵白色绒球,清风吹过,白色化为点点星辰。而后,他出现了,一个她从未从真实世界上见到的人,他会为她讲有趣的故事,为她在那个世界战斗,为她……梦太美,她慢慢无法接受现实没有他的影子。终于,她觉得已花招亲,也许某一天,他会带着那随风的白色来到她的身边。
诉衷情*情
青云蔽月水无痕,梦激千层漪涟,前缘再续新曲,缘未断,爱怎延。佳人愁,君子伤,路茫茫。闲愁滋味,少女情怀,为谁思量。三日后,陈府,一英俊少年,一袭锦服,眉清目秀,英气非凡,手持一花盆,上用木框罩住。
“此花只可让小姐亲自来观看。”来人风度翩翩,仆人不敢怠慢,忙上告老爷。
不久,老爷小姐到来,少年打开木盒。只见盒中,一朵毛球般的花开放在里面。一阵清风吹过,毛绒随风而飘,轻似絮,白似雪。小姐愣住了,这不是那花么?这不是少年么?少女被迷倒了,为花,更为人。
那天后,两人花前月下,海誓山盟。家人见此,欣喜异常,便成就好事,转眼变到婚礼那天。
婚礼上,陈家好不热闹。全府上下张灯结彩,老爷招来亲朋好友,送礼、道喜、迎亲,可谓门庭若室。
“一拜天地”司仪主持道。少年眉上忍不住的欣喜,少女红盖头遮面,想必面比朱盖红。
“二拜高堂”“夫妻对拜”这时,少年眉头一锁。
“送入洞房~”“陈老爷真打算把女儿许配给一个妖孽么?”声音缥缈,却又苍劲有力。“老道空思,也来道喜!”声音由远及近。少年一脸严肃,一手拉住新娘,当在她身前。
这时,原本喧闹的府内突然鸦雀无声,只听见风吹打树叶的响动。
终于,当风停的时候,一位道士飞入府内,鹤发童颜,道服无风自动,手拿拂尘。“无量天尊,老员外难道要将女儿嫁给妖孽不成?”
“道长何出此言?小女明明嫁给一个英俊少年啊!”
“是么?”道长拂尘一挥,一道白光向少年飞去,少年用手挥挡,白光却如附骨之蛆,瞬的打在少年身上。少年一个颤抖,脸好似失水一般,失去光滑,慢慢摺皱,掉落下来。真实的脸虽然相同,却是苍茫,粗糙,一道长疤从眼延伸到下巴。
“那不是酒馆的乞丐么!”不知道那个人喊道。
男人一脸抽搐“死老道,十八年前你害我与紫簪阴阳两隔,今日你!”
“妖孽,妄想与人结合,你以为她还认识你么!退一万步,妖就是妖!道,就是除妖卫道!”道长呵道。说罢,震下长袍,一阵强风吹过,将道袍吹上天空,越来越大。 “去!”道长大呵,道袍似乎有灵性一般飞向男人。 男人嘴角邪邪一勾,嘴里冷道:“还以为我是以前的我么!夺魄式,破!”男人手中突然出现一把长剑,唰又转瞬消失。飞来的道袍被撕成两半。 道长疾退两步,拿出两张黄符,口年道语,掷出黄符。夺魄式击在黄符上,又如泥牛入海,“你不是以前的你,我亦不是当年的我!”说着,拿出一张黄符,将食指咬破,血滴在黄符上,屋内霎时金光大盛。道长一挥拂尘,黄符后发先至,同前面的黄符一同打在男人身上。男人一口血吐出,血不是红的,是绿色。 “十八年前,我能诛杀她,今天我就能消灭你!急急如律令!诛!”拂尘有如长枪,飞向男人。 滴答,滴答,一种液体滴在地上,不是绿的,确实红的。拂尘扎进紫簪的身体,而身后的,是男子。 “你还记得那天你问我,如果你不是现在的模样,我还会爱你么?”紫簪说,脸上没有血色“我现在回答你,我会,我这一生,第一个和最后一个爱的都是你,不要告诉我你是谁,你是…你是我的梦。梦中,你走近的步伐,你拥抱的姿态,一语不发却可笑般的真实。每晚,蒙着眼睛,幻想着,你在我身边。没有见面,却每天思念,无从辩驳,我爱你!终于,上天让我遇到你,虽然只有几天,这已经足够了,我用…一生去…只爱你…”笑了,她笑了,原来她真的一笑倾城,可是,这时谁会高兴呢?
“灭神钻!”男人化身为剑,直冲道士。道士没有拂尘在手,只好退让。男人这时化身一段白絮,消失在人们视线,同时消失的还有那紫簪。
御街行*失魂
纷纷雪落人飘散,未同生,求共碎,不问前尘,莫问后世,寸断柔肠心亦碎。青丝三千,抽刀断,萦绕千千岁。 舍却半生终不悔,爱不空,尽是泪,缘紧梦短无觅处,皆是情愁滋味。眉头心上,百结柔肠,尽付东风毁!
昔日树林,“紫簪,还记得,十八年前,就是这里你用内丹救的我,那时我怪你任性,今天,就让我也任性一次吧!”
树林郁郁青青,而在不起眼的角落,有些簇簇的黄色小花,开着,却是那么无力,那么无助。
男人将紫簪放平,自己盘膝而坐,风越来越大,吹动树叶,而诡异的是,树叶没有任何声音。静!静!没有蝉叫,没有鸟鸣,没有,什么都没有。这时,一个红色的光球缓缓从男人体内升出,旋转着,发出嗡嗡的声音。光球出现的一刻,周围的黄花好似收到感应一般,随着光的传播,左右摇曳着,每一次光传过,花朵就更加茁壮。
“紫簪,还记得那些花么,这都是我们的孩子啊。十八年,每年的今天,我都会坐在这里,今天,为你再吟一首吧,你最爱听我吟食了,是吧? 人妖故,阴阳途,韶华流转逝成空,尘缘路,多踟躇,茕茕孤影,难寻归处。悟!悟!悟!谪仙剑,情不断,再续新曲却已晚。光阴不驻,痴心谁诉,梦断归处,不!不!不!”
梦,我又做梦了么,我不是死了么,可是却又那么真实。我还记得,那个男人。痛,只是因为听见了,看见了,记得了我们么?记得我们在茫茫岁月中漂泊,在沧沧孤寂中饱受折磨,我们想要抓住彼此种种,却在错过中,让流年随风的踪迹消失。他们,分隔我们,装作洒脱,挥挥拂尘,以为飘然!
风住尘消人远去,瑟瑟风,潇潇曲,为何阴阳两隔。难圆来世相聚。只盼来世情如夕。恨苍天,造化糊涂,情缘都歧途,金风玉露相逢处,怎把花留住。春光暮,尘缘住,情长梦短无归路,思量几度?昔日离别再离处,真似幻,恐再触,尘缘不再误! 在前面路上等我,前面,勿饮孟婆。”
花变了,不在是紫色,紫簪喜欢的紫色。
“呵呵,是我错了么,除魔卫道错了么?如果没错我为什么伤心呢?”道士说罢,右手一挥,一阵轻风起,紫色的花缓缓飞起,向远处,飞去,飞去。
这么多年,这种植物有了一个名字叫做蒲公英,而有一种紫色蒲公英,传说被一对情侣祝福过,谁能找到它,谁就会得到真正的爱情。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
词条标签:
生物物种 植物 小说 其他